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头狼 > 4059 走和归
  站在我斜对面的车勇听到我的话瞬间怔了一怔。

  此时的客厅里,只有我、张星宇和车勇仨人,而枪手所在的房间内莺莺燕燕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  张星宇抽吸两下鼻子,先是看看我,然后又瞄了车勇几眼,不尴不尬的伸了个懒腰:“奶奶滴,儿女情长、凄凄泣泣什么的最不利于小爷行走江湖,得找个地方好好的放空一下自己去。”

  说罢,他哈欠连天的奔着阳台的方向走去。

  车勇直勾勾的盯着我,眼神也从刚开始的迷茫变成了复杂。

  我眨巴眨巴眼睛,转身走进另外一个房间。

  尽管我表现得好像很风轻云淡,可实际上心情并不似脸上那般平缓,进屋以后,就一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。

  一分钟、两分钟、三分钟..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。

  客厅内的车勇好像一直都没有动弹,我的心情也开始愈发的忐忑。

  从十几岁踏足江湖,我经历过的离别和选择或许比很多人一辈子还要多,我比谁都明白那种左右为难时的困惑。

  车勇心底绝对深埋着一个足以令我震颤的秘密,之前张星宇向我提醒时,我一直避而不谈,不是因为信不过,只是单纯的舍不得,人这辈子说白了就是活个过程,从蹒跚学步到最后挂在墙上,始终都处于不断结识新朋友和遗忘老朋友的循环中,可不能否认的是总有一些老朋友长伴身旁,也总有一些新朋友牵肠挂肚。

  从时间上讲,车勇无疑属于新朋友,可论交情,我们共同的经历,绝对不输那些陈年老友。

  “踏踏踏..”

  终于,客厅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我禁不住一震,立即满眼渴望的望向门口,我期盼下一秒车勇能够推开房门,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想好了如何谅解他的说辞。

  “踏..”

  脚步声在房门口停驻,我的心脏也跟着骤然悬起。

  “踏踏踏..”

  四五秒钟后,脚步声再次泛响,并朝着远处慢慢偏离。

  我憋在胸腔里的那口气顷刻间散去,心脏犹如火烧一般的疼痛不已。

  最终,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还是决定离别,并没有如我幻想的那般跟我说声再见。

  “吱嘎..”

  “嘭!”

  随着厅堂防盗门重重合上,我立马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,一屁股崴坐在床边。

  车勇走了,在坦白和否认之间,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我“呼哧呼哧”剧烈喘息几口,强制自己调整好情绪。

  这时候,房间门被推开,张星宇攥着一包烟和打火机走了进来。

  彼此对视一眼,谁也没有多开腔,他默默点燃一根烟塞到我嘴边,随即露出一抹不知道算安慰还是自嘲的苦笑。

  “聚散是常态,没啥。”我使劲过了一口烟,朝他努努嘴。

  张星宇揪着鼻梁轻声:“他挺挣扎的,我刚刚看到他走到房间门口,手在门把手摸了又摸,或许..是咱们把他逼的太紧了吧,他纵然不尽不实,可似乎从未害过咱们,也许他也在彷徨如何是好,咱们的急躁直接把他推到了对立面。”

  “走了也好,省的大家总互相猜忌。”我停顿一下道:“那个枪手..”

  “放心吧,我叮嘱迪哥照着你吩咐继续往下进行了。”张星宇歪脖从裤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道:“还有个事儿,莲姐五分钟前给迪哥发了几张照片,照片显示她、老白、小雅和小影包括你儿子在一处别墅里进餐,几人除了表情不太高兴以外,倒是没什么伤痕。”

  “敖辉这是按捺不住了,变着法提醒咱,他手里攥着肉票呢。”我抿嘴轻笑:“让迪哥回复一句度假愉快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张星宇直接应了一声,接着又迟疑几秒道:“你心里好像一点不担忧。”

  “我要告诉你,我这会儿这儿都快要破皮而出,你信不信?那些人可全是我的命啊!”我捂着心口朝他反问:“可担心除了让我自乱阵脚以外,根本起不到任何法子,所以我现在必须稳,哪怕是装得,也得装到底。”

  明知道自己妻儿全在对手掌控中,对手还是个穷凶极恶的老滑头,说不紧张那是骗鬼,可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告诉我,不想受制于人被牵着鼻子走,我就必须得足够理智和冷血。

  张星宇从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,连包装纸都没撕,直接含在口中,瓮声瓮气道:“老车这一走,手边能用的人又变少了,要不我待会再去忽悠一下小兽吧,有那家伙在身旁,除了对手拿巴雷特轰你,我感觉其他全是徒劳。”

  我沉声道:“一直没问你,你是咋把小兽骗过来的?”

  “他不是我骗过来的,我俩算偶遇。”张星宇连忙摆摆手道:“准确的说,是他主动找到我的,我刚到上京的第二天,领着迪哥正四处搜索连城可能会被拘禁的地方,路过一家披萨店,恰巧看到他吃完东西不结账,老板正打算报警。”

  “啊?”我顿时间有点懵圈。

  根据我对小兽的了解,这货绝对算得上王孙公子那个级别的,既跟王者的一线大哥小佛爷是兄弟,还和我的小师娘陈姝含是实在亲戚,据说他们老子可是三角地区的教父,这样一个憨哈哈,怎么可能独自一人在上京流浪,而且还混到吃霸王餐的地步?

  “小兽本性善良,凭他的本事就算吃霸王餐跑路,估计店老板也没辙,可他压根没这方面的觉悟,任由人家又踢又骂,别说还手了,连躲都不躲。”张星宇接着道:“我虽然觉得蹊跷,可毕竟都是老熟人,就替他把账给结了,完事他跟我混了几天。”

  我点点脑袋又问:“他现在人搁哪呢?”

  “给咱办完事,他就跟鱼阳和诱哥走了,估计是去他们下榻的酒店,毕竟人家关系比咱近得多。”张星宇掏出手机道:“我有他号码,可以随时联系到他,你看需不需要..”

  我想了想后摆手拒绝:“算了,那号大神如果因为咱们伤着碰着,咱有八个脑袋也不够抵命。”

  张星宇也没过多坚持,轻声又问:“打算啥时候回鹏城?”

  “等连城那边稳下来,完事让他上门替疯子保媒,咱们多砸点份子钱,给疯子把场面撑足就走。”我搓了搓脑门上的头油回应:“我有点累挺,睡一会儿,等枪手吐口以后,你喊我吧。”

  “咣当!”

  就在这时候,房间门突兀被推开,只看到车勇探进来半拉身子,举起两瓶“二锅头”晃了晃,嘴角不耐上扬嘟囔:“你特么就说让我买瓶酒,又不告诉老子应该买什么酒,楼下小超市关门了,害的我跑了四五站地,咋喝呀?对瓶吹还是一杯一杯慢慢品?”

  见到他竟然又回来了,我一瞬间没反应过来,张着嘴巴半晌没说出话。

  车勇索性推门走了进来,另外一只手拎着一袋熟肉吆喝:“胖砸,拿俩盘子去,刚刚路过一家熟肉店,人家刚卤出来的猪肘子,嘎嘎香..”